西藏那曲 雪域高原描绘精彩人生

记省城乡规划院测量所工程师许可(三)

       习大大总书记指出,扶贫开发,是大家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点工作,是最艰巨的任务。时不我待,扶贫开发要增强紧迫感,真抓实干,不能光喊口号,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绝不能让贫困地区和困难群众掉队。

       新疆塔城、西藏那曲这些较为贫困的边远地区,近年来成为辽宁精准帮扶的重点地区。

       2013年6月,省委、省政府下达了第七批援藏干部的动员令,得到了辽宁建设系统广大干部职工的热烈响应。个人报名单、单位推荐信,如雪片般飞至时任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人事处处长、现任省城乡建设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盖凌洋案头。当众多候选人中许可的名字跃入眼帘的时候,他被深深吸引住了,党员、年轻、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有过高原工作经历。是个走南闯北,千锤百炼,久经考验的年轻党员干部,堪当重任,也决不会给辽宁城建人丢脸。

       就这样,许可和省市政公用设施监督站副站长陆波一起,有幸成为辽宁建设系统选派的第七批援藏干部。

青春热血在城市血管中涌流

       西藏那曲位于西藏北部唐古拉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和岗底斯拉山脉之间,高寒缺氧,气候干燥,昼夜温差大,多大风天气,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西藏气候条件最为恶劣的地区之一,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当地流传着民谣:“苦在那曲,美在林芝,远在阿里”,是个“长年喝不到开水的地方、长年室外不长树的地方、长年不脱棉裤的地方。”

       许可到达那曲后,被任命为那曲地区建设局建筑勘察设计院副院长,主要负责测绘工作。说是建设局实为工程局,那曲地区所有工程建设项目,都由这个不足10人的团队去实施,可谓是既当教练员,又当运动员。

       许可领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推动号称城市血管的供暖、供水、排水工程施工。当时的那曲市民住冷房、蹲旱厕、喝河水,国家投资12亿多元资金建设的供水供暖管线,由于技术原因进展缓慢,百姓眼巴巴地盼着能够早日住上温暖的房屋,喝上清澈干净的自来水。

       许可来到施工现场,看到放线用的最先进仪器就是全站仪了,多数情况下,还在用皮尺一米一米的量。在当今测量机器人、RTK等先进测绘仪器获得普遍应用的今天,工程缓慢、经常返工也就不足为奇了。看着许可带来的先进仪器设备,施工方半信半疑。然而,接下来许可初露身手就让他们大吃一惊,施工方自己放线把净水厂放到了部队院里,而许可放线却放出了准确位置,施工方自己怎么也无法将新老管线对接,但按许可确定的线路施工,严丝合缝。建设局领导乐了,施工方服了,施工进度更是翻倍地加快。建设局领导特地征得人事部门同意,招聘2名大学生跟着许可学艺。许可也不含糊,倾其所有,手把手地言传身教。

       一天,许可来到施工现场检查施工进展情况,看到两个工人正在掩埋完工的暖气管线,许可当即制止,他支起仪器在管线上又测了起来,周围的人们不知就里,纷纷围了过来,大家议论纷纷,这不是白费二遍事吗?看见大伙疑惑的目光,许可说:“这叫复测,把管线真实的走向测准,画成图,日后维修起来就不用把城市马路刨得遍体鳞伤了,现在大家虽然多费了力气,可这种智慧城市的理念,会让大家将来城市建设、生态环境改善受益匪浅。”

       在许可和辽宁援藏干部及当地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困扰当地生活的老大难问题终于得到彻底解决。

       2016年底,当那曲自来水厂投入运营,百姓足不出户就可以喝上甘甜的自来水后,饮水思源,原住建局的同事扎西央金,第一时间给已经回到辽宁工作的许可打来电话,向他报喜:“那曲有史以来涉及千家万户的最大民心工程终于完成了,感谢共产党为大家老百姓带来的温暖和源泉,感谢辽宁援藏同志为大家付出的努力和辛苦!”

坚守城市规划用地的红线

        2014年1月,那曲地委为加快城市建设,改善居民住房条件,对那曲镇部分老旧居民区实施拆迁改造,为敬重藏族同胞生活习惯,对400多户不愿搬迁的居民按原住房面积在原址翻建住房。按正常操作流程,需对拆迁区域“三通一平”后,才能按照规划开工建房。许可注意到,那曲地区为高海拔地区,气候严寒,常年建设黄金施工期不足一百天。他建议实行住房和道路等立体交叉作业,争取冬季到来之前,让百姓搬进新居。

       他的切实可行建议获得批准后,当即带着一个藏族同事,拿着手提电脑,带着仪器,来到拆迁现场,一边耐心地做拆迁户工作,一边现场收集资料,对拟建道路和住房按规划图现场放线。每天早晨8点多,他就来到施工现场,一直干到晚上9点天黑才收工。那些天,施工现场尘土飞扬,他穿着满是灰土的棉袄,蓬头垢面,穿梭在废砖碎瓦、残垣断壁之间,当地百姓戏谑地称他为“远看像逃荒的,近看像要饭的,走到跟前一看是测量放线的。”

        让许可难于忍受的不是工作的辛苦,而是生活的艰难。白天经常饥肠辘辘,晚上还要忍受高原反应夜不能寐的煎熬,还时常要和野狗抢食。

       为了随时满足藏族同胞的需求,他带着干粮,守在施工现场随叫随到。当地野狗特别多,每当他到了饭点儿,坐下来,总有一群野狗围上来,有时兜里食物一掏出来,瞬间就被野狗叼走了,他只好饿着肚子。有一次,许可刚把带的糌粑咬在嘴里,上来一个小野狗咬住了糌粑另一头往外抢,怎么打他也不松嘴,让许可哭笑不得,只好“拱手相让。”

       城市建设有严格的规划红线,谁也不能逾越,但总有少数人想突破红线,多占地、扩建房,每遇到这些钉子户,许可都会在藏族同事的帮助下,耐心细致地讲道理、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断化解矛盾纠纷。建设局党组书记杨赤卫动情地说:“许可比大家拆迁办做的工作还要多啊!”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有人请他吃饭,有人送来烟酒,还有人偷偷给他递来红包,他都以有纪律为名一一回绝。他说:“我是党员干部,既要坚守规划的红线,更要坚守做人的底线,党规党纪的高压线。”

共圆山区贫困儿童上学梦想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五年,以习大大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分重视贫困地区儿童教育。2015年9月9日,习大大给正在参加“国培计划2014”培训的贵州教师回信指出,为推动贫困地区教育事业的加快发展出谋划策,确保贫困地区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良好教育,德智体全面发展,成为社会有用之才。

        党的雨露不断滋润着那曲地区238所中小学校的孩子们,学校环境不断改善,教育设施不断增加,教学质量不断提高。但许可看到,那曲地区由于山高地广,学校分散,没有一张完整的地形图,标注学校的准确位置、校舍现状,对国家投入的教育资金,无法统筹安排、集中使用,不利于学校长远可持续发展。他找到教育局、建设局领导,主动承担了全区中小学校地形及校舍测绘任务。

       这是他参加工作以来承担的最为艰巨任务,238所学校有的建在波涛汹涌的怒江河畔,有的建在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腹地,每一所他都要亲自到场踩点、测量,他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与荒漠为伍,与雪山为伴”的艰难困苦和壮志豪情。

       在索县嘎木乡小学,他翻越5600米的雪山,来到这个建在怒江边上的学校,正在对校舍测量过程中,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雪,同行的司机催促他说:“快回去吧,雪下大了,回去路上危险。”他说:“不行啊,马上大雪封山,回去今年就来不了了,图纸交不上,会延迟学校近一年的改扩建工期啊!”

       他顶风冒雪,完成外业任务,在返回驻地的路上,由于天寒地冻,大雪铺路,车上陡坡直打滑儿,他就与同事下车,推着吉普车上坡过坎,一路行、一路推,回到住地,已经下半夜两点多了。

       那曲是国家生态环境保护区,是藏羚羊的重要栖息地,也是野牦牛、高原熊、雪豹等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与野生动物擦肩而过是常有的事。

       在比如县羊秀乡小学测量时,要到附近的山上采取坐标点,刚爬上坡顶,许可就遇到了一个大黑熊,相距不足百米,四目相对,双方都一下愣在那里。听当地人讲,遇到黑熊,不能慌张,更不能瞎跑,他当即俯下身去,屏住气息,静待黑熊能尽快离去。可那只黑熊竟一屁股坐了下来,不断向这边张望,他知道考验自己耐力的时候到了,手僵了、腿麻了,他仍然一动不动,足足趴了近两个小时,黑熊才大摇大摆地向远处走去。

       千险万阻,阻不断勇者前行。当一幅幅完整的那曲地区中小学校地形现状图送到地区政协副主席、教体局局长永旦扎巴手上时,他激动地说:“真是雪中送炭啊!大家一定要按照学校现状,规划改造翻建最好的校舍,让山区儿童都有学上,帮助学生“扣好人生第一颗扣子”。

家国情怀的艰难抉择

       2014年12月,许可规定一年半的援藏工作即将结束,一起来技术援藏工作的同志兴高采烈,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间掩饰不住即将与家人团聚的喜悦之情。而许可却高兴不起来,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当时238所中小学校测绘任务还没有结题,供暖、供热、排水管线正在如火如荼地施工中,自己带的两个徒弟还不能独立作业,我要走了,未完的工程怎么办?这可是事关国计民生、事关贫困地区教育发展的大事啊!他想起了山东援藏干部、阿里地委书记孔繁森,为改变阿里地区贫穷落后面貌,不惜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自己苦点累点又算得了什么。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经过慎重考虑,继续援藏的请示递到了省城乡规划院领导的手里,很快获得批准。

       组织同意了,可家人不干了。许可的妈妈得到消息后,马上打来电话:“许可啊,你在那儿遭罪受苦妈不说什么,可你已经是30岁的人了,年龄大了,对象不好搞啊,赶紧回来搞个对象得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许可明显地感受到电话那端,母亲已经泣不成声了,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许国双—许可的父亲,这个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汗滴禾下土,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可能不是很懂得“民族大团结、小康社会一个都不能少”这些大道理,但他明白,共产党好,党的事业总要有人去干,儿子走的是正道。他抢过老伴的话筒说:“儿子,你就安心地在那边好好干吧,你妈的工作我来做。”

       是啊!许可的同龄人许多孩子都上学了,他仍孑然一身,他也不是没有收获爱情的机会。2015年春节,许可回老家过春节,一位亲属给他先容了一位在沈阳工作的老家姑娘。初次见面,双方都有好感,父母也都同意。第二次见面,姑娘提出了唯一一个条件,马上回沈阳工作,许可也答复了他唯一一个条件,完成援藏任务后再回来,两人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欢而散。

       许可对事业的执著追求,不是哪个姑娘都不能理解。2016年6月,许可即将结束延期一年半的援藏工作,一个偶然机会,他认识了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苏煜琇,她被许可传奇经历深深打动了。她说:“一个爱国敬业的男人,必然爱家敬亲。”许可收获了满满的迟来的爱。

心系那曲不了情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也必有坚韧不拔之志。许可历经汶川、玉树、那曲的艰苦环境历练,迅速成长,他现在已经成为了省城乡建设集团智慧城市企业一名技术骨干。在他脸上,长期高原工作生活留下的印记依然没有褪去,或许不久的将来“高原红”可能渐渐消退,然而留在他心底对灾区和困难地区人民的牵挂却永远记在心底。

       他收看电视最多的频道是西藏卫视,他手机上有汶川微信群、玉树微信群、那曲微信群,朋友圈里经常传播的是互激互励的正能量。

       当从电视上看到央视播出的《榜样》节目中出现尼玛江村的身影时,他为这个昔日一同获得西藏“五四”青年奖章的老朋友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他在朋友圈中写道:“江村,你是我的大哥,更是我的榜样,你在雪东村任第一书记时的先进事迹永远值得我学习,祝江村哥哥以后取得更大工作成绩。”

       当他得知那曲地区党校教师王志忠的孩子患上白血病后,马上为他寄去了500元钱。

       当他获知今年10月2日国务院批准西藏自治区撤销那曲地区,设立地级市的消息后,不由自主的欢声雀跃。他说:“这是国家对辽宁援藏工作成绩最大的肯定,大家的汗水没有白流。站在新的起点,借助党的十九大强劲东风,那曲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那曲藏族同胞一定会早日过上幸福安宁的小康生活。”

       许可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赤诚之心,挥洒青春热血,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党和政府给予他很高荣誉。他先后被评为“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辽宁省服务群众好党员、西藏自治区‘五四’青年奖章、那曲地区优秀援藏干部、辽宁省第十批百千万人才工程”等荣誉称号。2016年11月,他还被选为中共辽宁省十二次党代会代表。在省城乡规划院召开的选举推荐会上,时任院长、现为省城乡建设集团副总经理的董阳说:“许可是新时期优秀共产党员的典型代表,是大家省城乡规划院的骄傲,在他身上大家看到了一个党员干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无怨无悔,默默奉献的崇高品德,是发生在大家身边的学习榜样。”

       面对组织对许可工作的肯定,他谦逊地表示,我只是尽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成绩只代表过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党的十九大为大家勾画了“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我要认真学习十九大精神,以习大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导,撸起袖子加油干,奋力续写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党和人民的青春业绩。

       在当前辽宁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健时期,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大家需要像许可这样忠诚信仰,砥砺奋进的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优秀品格;需要这样不忘初心,逐梦前行的勇气;需要这样甘于奉献,无私无畏的责任担当精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