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玉树 大灾面前丈量人间真情

记省城乡建设规划院测量所工程师许可(二)

      辽宁这个共和国的“长子”,曾经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建设系统的广大干部职工总能在三年自然灾害、唐山大地震、98大洪水、汶川大地震等国家发生重大自然灾害的关键节点挺身而出,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勇往直前,在60多年斗转星移中,规划建设了一座座彪炳史册的灾后经典民心工程,书写了一段段波澜壮阔的恢宏史诗。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了7.1级地震,辽宁建设者又一次响应省委、省政府号召,迅速作出反应,第一时间组建灾后援建队伍,紧急驰援玉树灾区。

      许可被紧急抽调到辽宁援建指挥部,参与援建工作。等待许可的,又是一个新的考验与挑战。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2010年6月29日,接到去玉树的“命令”,许可正在四川汶川地震灾区的安县花荄镇小学进行校舍竣工验收复测,他二话没说,简单向同事交接了一下工作,就背起背包,扛起仪器,与同事赵辉哲赶赴成都,坐上了飞往青海的飞机。

       第二天下午,许可一行6人在玉树巴塘机场下了飞机。第一次踏上3900米的青藏高原,惊奇、忐忑、惶恐,让许可一夜未能安睡。然而,神圣的使命、高涨的工作热情冲消了他所有幻想和杂念。天一亮,他就和同事踏上了新的征程。

       这一次,辽宁援建的主要任务是玉树县巴塘乡境内被地震震毁的公共设施和民用房屋建设。

       规划建设,测量先行。许可他们深知,这次时间紧,任务重。尤其是青藏高原,属高寒气候,无四季之分,只有冷暖两季之别,最佳的施工季节不到四个月。因地震而流离失所的群众急切地盼望着能早日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夜以继日地工作,成为援建者们唯一选择!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过度的体力透支,高原生活的准备不足,让高原反应早早地找上门来。胸闷、耳鸣、头痛、呕吐……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分院院长尤捷在乡卫生院的帐篷里挂上了点滴,所长宫旭被送到了玉树州援藏医疗队。许可仗着年轻,症状刚开始稍微轻一些,可是几天下来,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一天收工回来,在住的帐篷里洗脸,手往脸上一抹,一层皮脱了下来,脸顿时火辣辣的痛。没有镜子,许可让同事王伟用手机拍了张照片,许可看后吓了一大跳,白皙的脸庞变成了暗红色,强烈紫外线烤灼的皮肤一卷卷挂在脸上,扯不掉、抹不平。许可激灵打了一个寒战,“我会不会毁容啊?我还没找对象呢!”晚上,躺在床上的许可,怎么也睡不着。高原红、肺气肿、脑缺氧……这些高原反应的后遗症让他越想越怕,他心里打起了退堂鼔。

       第二天一早,许可支撑着身体起床,准备架设RTK基准站,路过指挥部的帐篷,透过窗户看到副总指挥刘志虹正与一名干部谈话。“能不能再坚持一下?我也知道这里条件很艰苦,我和大家一样都在坚守,大家会想办法尽力改善大家的工作生活条件。大家都是党员干部,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殷切的话语阵阵传来,让许可脸红心跳。“是啊,面对同样的恶劣环境,刘指挥长比我年龄大的多,还与大家同吃夹生饭,同喝土豆白菜汤。白天要辗转数十公里,到各援建点探察、选址,为大伙鼓劲儿。晚上还要查阅相关资料,审查规划建设施工方案,帐篷区内的灯光最晚熄灭的,总是他的帐篷。要说高原反应、劳累辛苦,他比大家大得多。我也是党员,党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怎能当逃兵。”想到这儿,他感觉像刚刚吸了氧气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此后,他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到一个月,许可所在的测量组就完成了巴塘乡7个牧民村、31个生产合作社、14平方公里的地形图测绘工作。累计行程3000多公里,攀越海拔4000米的山峦20多个。许可说:“这期间我创造了一个从未被打破的纪录,扛着8斤重的RTK仪器,一天在高原徒步18公里,在巴塘机场整整走了一圈,完成了机场测量工作。”

       踏遍青山人未老,千里征途意尤酣。2011年4月,许可和同事赵辉哲为即将开建的巴塘乡公共设施和民房放线。由于劳动强度大,早晚温差又大,一天早上,赵辉哲说头疼、恶心、胸闷,许可劝他去医院。他说:“不用,挺挺就过去了,你去做外业,我还可以在家给你做内业。”晚上收工回来,许可看到赵辉哲脸色煞白、汗珠直冒。他马上向指挥部报告,要了一台车,将他送到玉树州医院。

       刚到医院,他看小赵眼皮直打架,不由分说背起小赵就直奔急诊室检查病情。待安排好他住院后,已经下半夜两点多了,累得许可一挨桌上就睡着了。

       经过检查,赵辉哲已经不适合留在高原继续工作,需要回内地治疗。在机场,兄弟俩紧紧抱在一起,依依不舍。赵辉哲不愿意离开许可,更不愿意离开玉树灾后重建的工作岗位。

       在回指挥部的路上,许可暗下决心,自己决不能倒下,一定要扛起组织交给我的重任。

       为了尽早让施工单位施工,抢在冬季到来之前让灾民搬进新居,许可等不及指挥部食堂准备的早餐,每天天一亮,就泡袋方便面,早早来到工地放线,中午“连轴转”,直到天黑才收工。晚上,整理资料、安排第二天的工作计划,一直干到深夜才能休息。即使天公不作美,也要坚持在现场工作。一天,许可正在给九方工程企业施工的民用建筑放线,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他用随身携带的塑料袋,将仪器包上,顶雨继续干活。企业经理邹总跑过来喊他快回帐篷避雨。他说:“这时候撤了,一上午的活就白干了。”现场的工人被感动了,起身回去避雨的工人也都留了下来,两个工人急忙跑过来给他打起了伞。

许可说,在玉树,大灾面前没有民族的歧视,没有世俗的偏见,没有袖手旁观者,无论什么人遇到困难,大家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拉一把、帮一下,不只是同事间、工友之间,和藏族同胞更是如此。

人间自有真情在   宜将寸心报春晖

       玉树,是全国30个自治州中主体民族比例最高、海拔最高、人均占有面积最大、生态位置最重要的自治州,藏民占比达到97%,而巴塘乡藏民更是高达99.7%。

       时任省城乡规划院院长、现任辽建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的邢铭不断通过信函、电话等各种方式一再叮嘱援建的干部职工,一定要注意民族大团结,敬重当地民族习俗,力所能及地多为藏民提供帮助。援建不仅援物质,更要援精神!

       许可和同事牢记重托,野外作业时,每看到有朝圣的队伍,他们都会为这些虔诚的信徒让路;路上每每遇到寻亲的人群和儿童,他们就留下随身携带的干粮,宁可自己饿着。

       许可刚到玉树巴塘乡时,发现邻居大姐郁郁寡欢,一打听,方知这位叫白玛看卓的大姐在地震中刚刚失去了一个女儿,大姐特别伤心。许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一有时间,就往大姐家跑,给她提水、打扫卫生,陪她唠嗑,给她讲在汶川期间看到和听到的灾区人民自强自立的感人故事。大姐最爱听他讲北川一中老师刘宁的感人故事。刘宁在自己女儿还压在废墟的情况下,却去抢救出其他四名学生,在处理完女儿的后事后,又坚强地站在帐篷里继续为学生上课。大姐每听一次,就落一次泪。许可注意到,一开始大姐流出的是痛苦的泪水,后来流出的却是坚强的泪水。

       同情和帮助大姐的不只许可,同事赵辉哲、王伟也经常到大姐家帮助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识字、补课……

       真正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而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白玛看卓很快从痛苦中摆脱出来,逢人就讲:“共产党好,共产党派来的干部好。”她还用有些蹩脚的汉语,义务为许可他们当起了翻译,成为辽宁援建指挥部与藏族同胞沟通交流的信使。

       白玛大姐的妹妹德吉是上巴塘小学的校长,这位当地“高级常识分子”亲眼看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动人情景,亲身感受到“党的伟大、国家的强大、人民的博大”。他所在的小学震后第一时间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捐赠,其中就有“感动中国”获奖者刘丽捐赠的一座活动板房。这些点滴之爱,汇聚成涓涓细流,让上巴塘小学很快恢复了教学。辽宁援建队伍到来后,他让自己会开车的丈夫给许可他们做野外作业的司机。名为司机,实为向导、后勤大队长。许可他们爬山时,他帮着扛仪器、送水、送棉衣,脏活累活抢着干。

       夫妻二人勤劳善良,每一次外出干活,德吉给丈夫带的粘粑、酥油茶总有许可的一份。一次,许可和德吉的丈夫在岔龙吉社测地形图,因为风大,上午未及时完工返回。“不能让帮助大家的人饿着肚子干活。”德吉当即在家里做了一锅米饭,炒了三个菜,带着六岁的女儿,跋山涉水,走了五公里山路,送到许可他们干活的地方。许可至今仍在手机里保存着他与一家三口坐在山头的石头上,席地风餐的照片,菜凉了,但心里热了,这成为他最珍贵的收藏!

       德吉常说:“祖国56个民族是一家,藏独分子妄想把藏区分裂出去,大家绝不答应。”德吉朴实的话语,正是藏族人民共同的心声。

       青海玉树这个毗邻西藏那曲的黄河、长江、澜沧江“三江”源头,带给许可的,不只是意志和毅力的磨练,更有国家民族大团结之鱼水情深。许可也由此与藏族同胞结下了不解之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