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

当前位置:葡京平台 > 动漫 > 动漫是可供人释放的空间

动漫是可供人释放的空间

来源:http://www.dvbuildingmaterials.com 作者:葡京平台 时间:2019-12-31 22:52

图片 1

下雨天,适合怀旧。

麦兜的成功是彻头彻尾的香港味羊城晚报:《麦兜当当伴我心》正在上映,来自该片出品方一项调查显示,这部电影吸引青少年与年轻白领观众的数量几乎各占一半。有媒体称,麦兜是一部“成人动画”,也有人说麦兜是“成人的童话”,您认同这种说法吗?周鲒:我不认同。“成人动画”在美日动漫的某一些业界,一般用于特指出现色情或暴力倾向的动漫作品,并不是说给成人看的就是成人动画,给儿童看的就是儿童动画,这是种望文生义的东西,而我们很容易把这种东西作为金科玉律。这十几年中国动画出现很多概念,但其实都是自创的概念。比如1937年的《白雪公主》作为全世界第一个动画电影,你很难说是成人动画还是儿童动画。迪士尼在拍的很多动画也不会局限于针对成人还是儿童,美国动画的一般分类里也没有这样分。羊城晚报:麦兜的发行方负责人赵军等人说,这部片子受欢迎的原因很简单:麦兜的定位是成人漫画,而国内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适合成人观看的成熟的动漫电影。周鲒:我相信麦兜的创作者起初并没有将麦兜定位为给儿童还是成人看。现在因为麦兜在商业上比较成功,所以观众希望找到成功的法宝,就想拷问是不是国内的都是儿童动画,而这个是成人动画。其实赵军他们这么说,是因为国内的动画审查制度标准是按照儿童标准来定的,所以业界现在呼唤“成人动画”这个概念,以此来扩大动画的市场。羊城晚报:像宫崎骏导演的作品《千与千寻》、《悬崖上的金鱼姬》、《龙猫》等等,似乎无论大人小孩都爱看。周鲒:宫崎骏自己说他的片子是拍给十一二岁的人看的,但我们会发现他的动画,从五六岁到五六十岁的人都在看,这个并没有严格的界定。和好小说或好故事一样,动画片也并不一定要事先界定受众标准。羊城晚报:如果随着越来越多人呼吁“成人动漫”这样的概念,接下来会不会出现越来越多类似麦兜这样的动漫产品?周鲒:有可能,其实只有每个区域都找到自己的动画特色,中国的动漫才会有多元繁荣的可能。麦兜的成功其实是香港市民文化的成功。香港从70年代末期开始输出市民文化,比如周星驰的无厘头文化,成龙街头打斗的街头文化,或是黑社会文化,这些都形成了对大陆的冲击,也占有了市场。现在更强调一个宽泛的“中国味”。却不知其实没有空洞的中国味,而应该是具体的广州味、上海味与东北味。麦兜的成功就是彻头彻尾的香港味,香港市民的价值观让所有的观众微笑与感动。越来越多成年人喜爱动漫羊城晚报:目前我国动漫的定位大多还是在青少年儿童这一群体?周鲒:我国的动漫在早期并不是狭隘的“儿童定位”,现在看见民国时期的动漫几乎都是市场化的操作,营销成功。只是在某种文艺观的影响下,动画越来越成为“儿童片、美术片”,基本都是定位给青少年儿童。事实上动漫是所有人都能看的。这样的断裂使得几代人对动漫的认识仍然停留在习惯观念。很多孩子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大人说,都这么大了还看动画片?潜台词就是长大了就不该再看。他们并不知道类似宫崎骏、皮克斯这样的动画电影,这种有着相当力量与孕育着浓郁人文关怀的动漫作品,所以家长很容易把动画定义为小孩才看的幼稚东西。羊城晚报: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越来越多成年人喜欢看动漫?是否因为这种方式是种有效疏解压力的方式?周鲒:每个人在从儿童变为成人的过程中其实都是痛苦的。小时候你可以在地上打滚,长大后家长会说你长大了不能打滚,这种不能打滚就是社会规范对你造成的压抑。当你有一天能从动画中看到满地打滚的形象,可能就会重新回到童年的那种感觉,就能找到某种平衡点,会有释放的感觉,这种平衡是人类不可缺失的东西,并不能简单认为是幼稚。你想想,一个人24小时都遵照成人的角色,三五十年这么生活下来,大脑里那根绷着的弦得有多紧张?动漫可以提供这样一个供人释放的空间。这也是动漫作品中,为什么说“身体动作夸张”是很主要的制胜法宝。风行的动漫形象一定是老少皆宜羊城晚报:整体来看,我们的漫画发展如何?周鲒:现在我们对漫画的认识是两头极端。一是我们的动画从教育短片一下迈向了动漫产业,2011年,中国动画的分钟量已经超过日本,居全世界第一。但国产动画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与影响远远不及美国、日本。羊城晚报:我们和日本、美国存在的差距主要在哪?周鲒:最主要的还是在发展时间上,人家的动漫已经有了几十年历史,而我们的时间还很短。我们是不是总是要干些10年就超过人家做了100年的事?中国已经做了太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总想着这样做,其实是不合适的。现在动漫的市场环境,说好也很好,因为政府很支持,说不好也很不好,因为不仅面临要和美日动画竞争,还有版权问题。羊城晚报:大陆现在好像还没有哪个自己的动漫形象特别成功?周鲒:喜羊羊算是这十多年来唯一成功的一个吧,喜羊羊的成功可以从很多方面去解读,但其中也有些偶然的因素。这20多年好不容易出现这样一个成功的动画形象,还是应该好好保护。对于媒体来说,骂国产动画是时尚。但是真正探讨动画的时候却又在说怎么抵制国外动画,要寓教于乐这一类的老问题。羊城晚报:很多年轻白领也都进电影院支持喜羊羊,我们能不能说老少皆宜其实是判断一部动漫是否成功的标准?周鲒:从全世界范围看,任何一个风行的动漫形象,一定都是老少皆宜的,比如宫崎骏的作品,皮克斯动画与《猫和老鼠》。 动漫, 空间

犹记得孩童时代的六一,学校会给我们放一天假。那一天,门票相当昂贵的动物园也会为儿童免费。看过珍奇异兽、简单吃过动物园里高于市场价一倍的午餐之后,家人会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消磨一下下午的时光。回家之后的家常便饭似乎也都因为那一天的快乐行程而变得美味起来。

今天Sir想说的不是人,而是——

如今六一儿童节早就已经离我很远,但是印入脑子里的好的儿童电影却越来越多。我喜欢研究儿童电影里各式各样的教育方式,相比一般电影,我认为它更有需要做好的压力,首先要让大人也点头,然后才能面对性格各异的孩子们。

猪。

所以今天,我们想聊聊熊孩子,想聊聊为什么我们的儿童电影,幼稚得连儿童都嗤之以鼻。

还记得第一代网红麦兜,和他魔性的“鱼丸粗面”吗?

《精灵鼠小弟》是我小时候最最喜欢的儿童电影。脑洞足够大,故事足够嗨,这几天因为做视频的缘故又将这部电影再看了一遍,当真对得起我小时候的信任。仍然温暖,充满乐趣。

最近看到一条新闻。

今天是2017年的儿童节,可是可供家长为儿童挑选的好片子,竟然一部都没有。从1999年《精灵鼠小弟》上映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20年,在这漫长的二十年里,微信壮大到几乎代替QQ,支付宝成为史上最方便的付款工具,而中国电影更多地获得世界关注,中国电影票房也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可是能够上得了台面的儿童电影,却基本上都靠进口。

这只“死蠢”的小猪,又要回来了。

本着我为人民看烂片的奉献精神,我把近年来院线上映过的儿童电影七七八八看了一遍。真是世上无难事,还真让我分析出了几条重要原因。

麦兜,1995年6月22日出生于香港九龙广华医院。

首先,主题太过老套,其中的冲突既难成立也毫无美感。很多时候创作者直接用成人视角去创造一个新的儿童故事,本身就在限定自我发挥。

性别男,巨蟹座。

小孩子的想象力有的时候比大人还要漫无边界更加奇妙,但却没能得到肯定,这无疑就是创作上的固步自封。

长得不帅,头脑平平。

其次,定位太局限。很多儿童电影的宣传都喜欢强调一句话:为孩子量身定制,这都让我很想把海报撕了扔到他们的头上!什么时候儿童作品创作者才能删除孩子即是幼稚这样的想法呢?

家境普通,和妈妈住在狭小逼仄的大角咀。

2017年欧美好的儿童向作品有《欢乐好声音》、《乐高蝙蝠侠大电影》、《魔弦传说》、《了不起的菲丽西》等等,平均豆瓣分数都有7.6分+。

曾梦想学李丽珊当世界冠军,却只学了三脚猫的抢包山。

陪小表弟小表妹们去电影院里看这些电影,也像坐上了一列穿过四季、穿过花园、穿过汪洋大海的火车,让我从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妙,更对新一代的小朋友们充满期待。

后来,他的志愿是做一个校长。

我坚信好的作品给予人的熏陶,可不只是让他们提高品位这么一点作用而已。

收齐学费就可以去吃火锅:今天麻辣火锅,明天酸菜鱼火锅,后天骨头火锅。

所以,儿童电影至少应该秉承着感动大人或者阖家欢乐这样的信念去做。

基本上,他永远没法实现妈妈“望子成龙”的愿望。

我认为,让大人也点头的儿童电影,才能算是一部真正良心的作品。

世俗意义上,麦兜绝不是个成功的人/猪。

最后一点,很多故事的人物形象太单一。不是事业受挫萎靡不振的爸爸,就是忍辱负重有委屈憋着不说的妈妈,而孩子的角色往往在读好书,做个四有五好的小孩里来回周旋,格局太小,走不出去。

那他为什么还如此受欢迎?

我们的儿童也有拯救世界的,但是你拿《巴拉拉小魔仙》和《海洋奇缘》来对比看看,就相形见绌多了。此拯救世界非彼拯救世界,看中国的儿童电影,总给我一种强行拯救世界的感觉,唉,完全不是一回事。

《麦兜》系列是香港作家和漫画家,谢立文麦家碧夫妇的作品。

目前我们中国电影市场好的儿童电影当然也有,比如永远不会过气的麦兜系列,就的确是阖家欢乐的电影典型。

麦家碧

可是这一只低能猪,为什么就可以拍出无穷无尽的故事呢?因为它没有太大的野心,每一部都在讲同一个主题他不是低能,他只不过是善良。

因为谢立文几乎从不接受采访和拍照,只能从妻子麦家碧为他画的简笔画肖像,一窥尊容。

它不追求酷炫的特效,也没有令人头疼的冲突,它只拍生活的小事,给人们带来欢乐带来幸福的同时,一点点小小的对人类的期待也像春风一样吹来,让心里开花的那片田,得到了滋润。

2001年,第一部《麦兜故事》在香港上映,本土票房超过宫崎骏的《千与千寻》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这是这么多年麦兜带给我,带给我们家小朋友的提醒。

国产动画中,该系列豆瓣平均分,少有地达到8分。

《麦兜》系列当然不是纯粹乌托邦,也有拿春田花花合唱团挣来的钱去炒股票然后跑路的不靠谱经纪人;也有泼油漆追债的小混混现实世界该有的大人的贪心的、虚伪的行为,在作品里一样不缺。

拿过三次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

它没有解释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而是以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的视角来看大人如何处理这样的事:大不了就是回老家养老咯不然就搬家吧要不要给你换一家幼儿园。

最近一次就在去年,《麦兜我和我妈妈》打败了《大圣归来》

即使是风风火火的麦太,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抱怨两句也会马上意识到不能太down,马上教麦兜振奋精神,就算麦兜是一只什么都不懂小猪猪。

监制蔡仲梁上台领奖

反观每年暑期档都要来打酱油的《赛尔号》、《摩尔庄园》等电影,还是停留在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拯救世界的阶段,缺少更深入一层的社会思考。

看过《麦兜》都知道,它一直致力于描绘香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面临的各种问题——

因为《麦兜》这样优秀的作品的存在,让我相信中国的儿童电影创作者仍有无限的潜力。我认为假以时日,中国的创作者也能够拍出更多更认真善良的优秀儿童作品,我对你们仍然充满信心。

经济危机、楼价高昂、政府拆迁……

片中场景,几乎都取材自真实香港。

电影正是通过这些“穷人们”的嬉笑怒骂,在平淡中显示出自强不息、笑对逆境的情怀。

比如麦太一天打几份工,告诉儿子“我们要低调一点装穷人”。

或者是带着儿子坐上缆车,假装环游世界。

本文由葡京平台发布于动漫,转载请注明出处:动漫是可供人释放的空间

关键词: